大门深锁 居民难求助 社区警亭如虚设

时间:2020-06-30 作者:
大门深锁 居民难求助 社区警亭如虚设

蕉赖美达花园(Taman Midah)社区警亭终日大门深锁,居民求助无门,形同虚设!

坐落在美达花园大路的社区警亭因铁闸与大门终日深锁,引来当地商民抨击,即使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多次亲自上门拜访,也是看到类似情况。

陈国伟今早联同当地居民,再次突击检查美达花园社区警亭时说,1个月前,其服务中心更陆续接获民众投诉,指社区警亭不接受报案。

大门深锁 居民难求助 社区警亭如虚设

美达花园商民促请促请警方重新启动和开放社区警亭,中间白衣者是陈国伟。

他表示,本身曾亲自尝试打开铁闸敲门,不料开门后居然看到警员在有冷气设备的社区警亭内观赏电视节目,直言不能任由此不良风气滋长。

陈国伟强调,美达花园社区警亭原是居民“定心丸”,但却终日关上门,导致商民求助和投诉无门,他已针对此事于上月20日会见吉隆坡警察总长拿督阿马星,随后和蕉赖警区主任张国胜助理总监联系。

促警员巡逻

“遗憾的是,对方解释社区警亭扮演的角色不大,当地社区警亭全天有9名警员驻守,若轮班制每个时段有3名警员,与其让警员驻守警亭,不如安排警员上街巡逻更妥善。”

他说,警方是基于各地区治安欠佳,于2008年拟出新策略,在住宅区或商业区设立社区警亭(Pondok Polis Community),在雪隆区,警方向屋主或业主租用单位充当社区警亭。

他说,其选区包括陆佑路、康乐花园、大同花园、美和家或是马鲁里皆可看见社区警亭,这些社区警亭不论规模大小,对相关地区居民非常重要,因为警察驻守达到阻遏之效,让企图干案的匪徒不敢轻举妄动。

大门深锁 居民难求助 社区警亭如虚设

从窗户往内望,社区警亭虽无任何电脑设备,却有电视机和冷气设备。

老妇母女遇劫受伤驻亭警员鼓励警局报案

据居民申诉,较早时一名老妇和女儿在美达花园油站不幸被抢劫,两人皆受伤,但到社区警亭欲报案时,驻守警员鼓励受害者到其他警局报案。

居民表示警员诸多借口拒绝接受报案,受伤老妇被逼负伤到其他警局报案。

此外,居民表示科技发达很多事务已电脑化,但社区警亭却没有电脑设备,警员还是靠手写录口供,而由于无法和警察总部连线,投报者的口供也无法继续传送至相关单位。”

他们说,尽管社区警亭听起来规模小,但一座两层楼的单位除了有警员驻守,也应该要有不定时巡逻工作。

陈国伟促警方重启警亭

陈国伟促请警方重新启动和开放社区警亭,而不是终日大门深锁,同时也要接受商民投报,而不是建议受害者到警局报案。

“若社区警亭连最基本的报警服务也不接受,那为何还要浪费纳税人的钱设立呢?”

他说,据该社区警亭的警员透露,社区警亭竟然拖欠数个月租金未缴清,屋主也感到极度无奈,欲出租他人又不能。

“我会再联系阿马星跟进此事,我也会强调居民感到不安,这种毫无组织性、效率及‘活力’的警方不仅浪费公款,还会引起公愤。”

他也说,当地属于其选区最大住宅区之一,他建议警方加派驻守警员至18名警员,这样每个时段两人驻守警亭,其他四名则是到外进行巡逻工作。

居民●蔡丽莎(62岁):应提供服务便利

较早时,友人与女儿在当地某油站被两名摩托车匪徒抢走包包时不慎跌倒伤及脊椎骨。

友人是年迈老妇,他们到社区警亭欲报警时,却被警员“好心建议”到其他警局报案,实在让人无言。

社区警亭应提供民众服务提供便利,而不是拒绝协助民众。

居民●詹美云(42岁):提呈报告需花几天

我之前与朋友到社区警亭欲报警,警员却还在以手写方式录口供。据我知道,由于无法与警察总部连线,即使录完口供,警员提呈至相关单位需要花上几天时间,效率极低,警方应该改善这方面的问题。

居民●吕福麟(39岁):担忧警亭欠租关闭

友人在社区警亭设立前,租用相关单位经营熟食生意,最近听闻屋主指警亭欠租金,询问是否有意再租用相关单位。因为担忧社区警亭会关门大吉,所以找陈国伟协助,促请警方关注此事并重新“启动”社区警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