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诞生.之十三:跛豪、胖弟、乞丐兵

时间:2020-07-30 作者:

前回提到,在邦克丘之役后不久,华盛顿来到前线,这是1775年7月3号的事,当时殖民地各地都正大肆宣传邦克丘上民兵把英军打得落花流水,民心士气正高昂,但亲临前线的华盛顿一看到现场,却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妙。

首先是他麾下的军官们,真是一票「老弱残兵」,沃德年事已高,约瑟夫‧史宾塞更是老迈到被士兵们戏称为是「老奶奶」,这是「老」的部分。

年轻的罗德岛准将格林,从未上过战场,他的兵法知识全是看书自学得来的「纸上谈兵」,这就算了,他跛了一条腿,还会气喘发作。

美国的诞生.之十三:跛豪、胖弟、乞丐兵

稍后被华盛顿赋予一项极重要任务的诺克斯上校,当年在波士顿大屠杀时,诺克斯就是那个出言警告英军勿开枪的的冷静青年,那时他还是书店店员,后来自己开了书店,他自己是个大独派,书店的熟客却几乎都是保王党,连诺克斯的妻子也是保王党家庭出身,一转眼,如今他是军中上校,却吃成了一个大胖子,这还不打紧,诺克斯还曾经因猎鸟时枪管爆炸,断了两只手指。

美国的诞生.之十三:跛豪、胖弟、乞丐兵

照正常体位标準来说,格林这个「跛豪」,诺克斯这个八指「胖弟」,通通不合格应该退役的,但大陆军用人之际,他们不但当上军官,还年纪轻轻就升上准将、上校,并且能直接向华盛顿提出作战计画,这点在英军是无法想像的。

但跛豪与胖弟后来却成为华盛顿手下最得力的将领之一,真正让华盛顿大感头痛的,还是新英格兰的那一大票「乞丐兵」。

话说,华盛顿前来上任前,麻萨诸塞州的州议会,就已经丑话说在前头,告诉华盛顿不要期待这些人会有纪律,因为这些民兵里头,年轻的一辈都没有经历过军旅生活,甚至连最基本的卫生习惯都没有。

华盛顿来自维吉尼亚,在那边,富有的社会领袖们家中蓄奴,由奴隶从事一切髒兮兮的劳动,而像华盛顿这样的奴隶主则得以进行体面的绅士生活,但是新英格兰地区则恰恰相反,多数新英格兰人都是自耕农,自食其力,辛苦的种地、做工,粗鲁无文,和华盛顿的贵族习性完全不同。

集结在波士顿附近的,多半是这样的民兵,当他们临时聚集作战时,还显得豪迈英勇,一但长期扎营下来,可就问题丛生。

就说营地就好,整个营区简直像大型难民营一样,民兵们随手就拿附近的草皮、木板、石块任意搭建成小住屋,有的是树枝搭成的,有的却还设了窗户,真是让人眼花缭乱,其中只有格林的罗德岛部队能保持营地整齐划一。

营区乱也就算了,这些民兵真的如议会所说的,连最基本的卫生习惯都没有,他们连野战厕所都懒得挖,直接在营区附近找块田就随地大小便,过一阵子之后营区臭到不行,週遭成了大型化粪池。

新英格兰民兵甚至还不洗衣服,因为重男轻女的他们认为洗衣是女人的工作,短期作战还无妨,像这长期围城,每个人的衣服都髒到无法想像,但他们还是宁可让衣服在背上腐烂,也不愿脱下来洗一洗。

这样恐怖的卫生习惯当然造成疾病横行,随地大小便污染水源造成痢疾传染,而衣服骯髒不洗则成了蝨子跳蚤的温床,营地散乱交杂,密密麻麻,更让疾病得以快速扩散,结果大陆军在邦克丘上才损失几百人,却光是因为传染病就造成一千五百人以上丧失作战能力。大陆军超级髒的威力不仅害死民兵自己,还祸延四处,很快的附近地区全部沦陷成为疫区,接着疾病肆虐整个新英格兰,导致有些地方一个教区就死了上百人。

说到衣服,这些民兵也没所谓的制服,都是自己穿家中的衣服就来上战场了,军官穿的也和士兵没两样,华盛顿一开始只能让高阶军官配戴不同颜色的丝带以便区别。这些又髒又臭、衣服破烂的官兵们,就是华盛顿所要接手的大陆军,华盛顿不是没见过民兵,但是这种满地「乞丐兵」的景象恐怕远超过他的想像。

不仅士兵是乞丐兵,整个部队也是几乎什幺都缺,除了食物不虞匮乏──附近的殖民地乡民很热情的供应大量食物──其他可说一无所有,民兵别说没制服,连毯子都没有,营地乱盖,有部分原因也是因为缺乏帐篷,后来,华盛顿花了一年的时间,才让士兵有毯子,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才终于让士兵有制服,花了五年的时间,才让军官都有统一的阶级章。

这就算了,连打仗最紧要的火药都严重不足,由于殖民地自己很少生产火药,大多倚赖进口,与英国开战后,只能靠走私偷渡,华盛顿清算部队中的火药存量,竟然只够每个人打九发,他一看到报告,吓得面色都发青,久久说不出话来。

而这些乞丐兵,由于平时打猎习惯了,在火药已经严重短缺时,看到雁子飞过,竟然整个营区忍不住开枪打雁的枪响此起彼落。

华盛顿一到任,立即着手整顿军纪,但是效果极为有限,他每天都想,万一英军突然杀出来,这批乌合之众一定会全军覆没,想到这样就辗转难眠,他有时很气自己为什幺要接这个「屎缺」,早知道军中是这副德行,他宁可跟约瑟夫‧华伦医师一样,自己扛着枪当个小兵,在前线为家乡奋战,还比当总司令轻鬆。

但是华盛顿的恶梦一直没有成真,英军完全没有出击的迹象。

为何会如此?原来英军高层完全被邦克丘给吓破胆,在邦克丘的惨痛损失之后,英军再也没有人敢轻言出击,于是他们全都消极的在波士顿城中等待,浑然不知外头的民兵是这样乱七八糟,这给了华盛顿宝贵的时间,逐渐整顿民兵部队,非常缓慢的开始在这些自由过头的乡民之中建立了一些军事秩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