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沙留手尾河流变样水灾阴影笼罩林明横港

时间:2020-07-11 作者:
挖沙留手尾河流变样水灾阴影笼罩林明横港挖沙留手尾河流变样水灾阴影笼罩林明横港挖沙留手尾河流变样水灾阴影笼罩林明横港挖沙留手尾河流变样水灾阴影笼罩林明横港

(林明13日讯)林明横港近年来受到挖沙工程的影响,经常一雨成灾,当地居民现在一看到下大雨就开始担心河水泛滥及发生闪电水灾,希望当局还原河水的原貌。

 

数名居民今日集体向德伦敦公正党州议员沈春祥投诉,希望向土地局反映该问题,并要求挖沙承包商清除挖沙留下的手尾及拉平河床位置。

 

黄刚振(80岁)说,他住在林明横港40年,过去共发生两次屋子淹水事件,但挖沙工程动工以来,今年初就一连发生两次淹水,令他们担心不已。

 

“尤其是横港附近的甘孟哥纳河(Sg.Kenau),17年前开始挖沙后,至今整条河床受到挖沙工程的影响而变形,原本宽阔的哥纳河随着挖沙,变得越来越靠近横港。

 

“以往每逢发生大水灾时,河水是先淹林明大街,横港几乎都不大受影响,但现在情况却相反,反倒是横港先淹水才到大街。”

 

他说,这种情况在今年特别明显,年初先后的2次都是横港先淹水,因此居民希望挖沙商清除和拉直哥纳河。

 

河沙堆积原处没运走

 

横港居民叶志孚(55岁)说,他不明白为何挖沙商在挖掘河沙后,并没有把河沙载走而是留在该处,导致甘孟哥纳河突然形成4座河沙堆。

 

“哥纳河在1926年时河床水深20尺,但如今水深只有3尺,整条河的河沙都被抽起,但这些河沙却堆积在该处没有处理。”

 

他吁请承包商不要不负责任,把河内的“宝藏”挖走后留下这些手尾给当地民众,现在更影响当地的地理环境及形成水灾。

 

“因河床变浅,河水一旦高涨就会淹至横港,让居住在该处的70户居民出入不便,生活作息大受影响。”

 

横港居民谭火光(79岁)说,记得儿时,哥纳河非常宽阔,但现在当旱季来时,可以横渡哥纳河。他希望政府能还他们原本的哥纳河,而不是现在这个完全变形的哥纳河。

 

挖沙承包商停工已半年

 

德伦敦公正党州议员沈春祥今天与横港居民前往挖沙场勘察后,发现沙场在挖掘河沙后,并没有把河沙载走或把河沙卖出,而是滞留在该处。哥纳河更随着挖沙后整条河已完全变形,原本一条宽阔的哥纳河仅剩下10多米宽,他因此吁请土地局和挖沙商要负起责任,重新填宽哥纳河至少要填宽30米及长80米,以免一下雨就发生水灾。

 

他指出,位于河沙外的一个工程牌,挖沙工程的有效期是从至,但有关挖沙承包商已在半年前停工没有在进行挖沙。

 

因此,他要询问土地局,到底挖沙承包商的挖沙准证是否有效?如果仍有效,就应该负起清除的责任,而不是挖完“宝藏”后留下手尾,一走了之。

 

“这多年来的挖沙工程已影响了哥纳河及林明人的生活作息,尤其是最近发生的闪电水灾更让林明人不知所措。”

 

巴耶勿公正党区部主席卡马查曼说,整个事件是承包商不负责任在进行工程后,把手尾留给当地的居民。

 

“我吁请有关当局必须关注此事,及尽快解决问题。”

 

由于无法联繫上承包商,只能求助州议员。

    相关推荐